首页 > 美文阅读 > 现代诗歌

三角:清明倍思父母親

时间:2017-09-27

三角是一位比较著名的网络上的诗词写手,这个人不仅仅诗词写得好,就连文章也写得十分的漂亮,而且非常的接地气,所以很多时候你会发现,你需要像这样的人学习,下面就是新的诗词,感兴趣的别错过了!

三角:清明倍思父母親

一.我的父亲

今日清明天气晴,

山间处处鞭炮声。

人人祭祖千里归,

道是悲哀亦欢欣。

我亦上香烧纸钱,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还烧诗笺告父亲。

无限思念又何言?

父逝整整二十春!

(一)

接到父亲病重的消息,

是97年12月20的早上。

我正为老乡操办生日,

便立即赶到厦门车站。

/

厦门至上海的特快,

我总觉得还开太慢;

邻座那轻快的谈笑,

没能舒展我半段愁肠。

/

是啊!我的父亲!

你得了什么病?

病得究竟怎样?

我好想把你仔细端详。

(二)

下火车,转中巴,

我一路匆匆扑进家。

床上父亲目紧闭,

歪戴棉帽两鬓花;

形容枯槁脸蜡黃,

气息微弱胡子乱碴碴。

/

一见父亲病疴沉,

阵阵悲痛揪我心。

我俯身轻轻叫爸爸,

父眼不睁口不应;

我心颤抖高声叫,

摇父双肩还是无反应。

/

心头突觉热浪倾,

冲口而出旋作嚎啕声。

回身伏椅心大恸,

号叫爸爸声不停。

“爸啊!”“爸啊!”我的爸,

我今叫天叫地叫不应!

/

茫然无助心凄凉,

满腹辛酸我能对谁讲?

我摇头垂泪,心底多愧疚:

去年梅月拿钱没有替我把你养;

我漫打椅背,心中多悔恨:

明年在家的打算实在是太晚!

/

大哥轻拍我肩相劝慰,

叫我上床给父作靠山;

在场嫂子个个眼眶红,

三哥泪光闪闪细陈病因及疗况。

千方百药打不通你脑栓,

医言凿凿似刀割划我心肠。

/

烛欲静燃啊!悲风萧萧!

子欲尽孝啊!哀父不留!

廿三日深夜北风号,

廿四日凌晨白雪飘。

平安之夜不平安,

父亲无声抬脚走……

(三)

我不知道自己有多酸楚,

但我知道父亲有多么痛苦!

慈祥的父亲肯定对我有所期盼,

寡言的父亲肯定很想对我当面嘱咐。

可是父亲再也听不到我的呼喊,

我亦只能在相框里看到父亲的微笑。

/

徘徊在老屋庭堂前,

我再也听不到父亲宽厚的声音;

漫步在村口阡陌上,

我再也看不到父亲彳亍的身影。

此生我又失去了父爱,

心儿完全失去了依凭。

/

98年的一月廿四日,

一个白雪皑皑的上午。

天地肃穆,也为我父披孝服,

儿孙悲咽,共为我父戴缟素。

我八十九岁的父亲啊!

被安放在一个小小的山坞。

(四)

春节过后初四晴,

上坟祭奠热泪盈。

初五忍痛别稚女,

心如刀绞出门行。

伫立父亲遗像前,

轻唤一声泪淋淋……

/

往年出门别父亲,

父亲总是点头笑。

心中不舍口不说,

开口只说:过年早点回。

而后常会叹一声,

跟我走到村西口,

眼神暗淡,

默默看着我远走……

/

最忆往昔年底归,

常逢父亲村西口。

母亲为我做好菜,

父亲笑着去买酒。

抿酒娓娓说往事,

多喻家亲与故旧……

(五)

父亲一生不平庸,

十八岁就被人雇佣。

伐木、烧碳廿七都,

撑船、放排须江中。

人说我祖父真狠心,

忍让独子玩命不心疼?

/

42年日本鬼子到,

父亲被掳作向导。

日寇指图要去安门关,

父亲带路去了安门坑。

杨梅岭上趁雨巧脫身,

日寇被困上西坑。

/

50年送我大哥去当兵,

53年发起组织互助组。

大社里当出纳、保管员,

买盐不肯挪用集体一分钱。∴1

成堆花生不偷吃一个,

忠厚佳话老人口口传。

/

分社之后当书记,

执行政策认死理;

因地制宜学大寨,

开挖窑岗种蜜桔;

植树造林乌石山,

填湖造田开垦自留地;∴3

/

放筏组,养猪场,

抓革命,促生产。

分红高至一块三,

公社开会做现场。

在外工人跑回乡,

不吃公粮卖余粮。

/

文革期间未遭批,

多缘为村谋福利。

执行政策无私心,

勤劳务实人称奇。

70年父亲请辞党书记。

74年始准退下得休息。

三角:清明倍思父母親

(六)

父亲一生多辛苦,

旧社会租种根田帮财主。

荒年难度吃糠菜,

古稀祖父半病半饿死。

44年三哥一姐皆年幼,

父亲的悲惨境遇人难诉。

/

是年河中捕到大毛鲠∴2

哥哥姐姐喜蹦嘣。

我父无言卖与财主家,

换得二升麦粉做菜粥。

一家七口常常吃不饱,

伏在桌上呜呜哭……

/

51年走了祖母添二姐,

而后又添四哥三姐加我三个人 。

每日一餐干饭两顿稀,

薯、芋、土豆、野菜凑着吃;

二姐小旧衣服给三姐,

四哥不能穿的衣裤给我穿。

/

64年以后虽好转,

手头依然收难支。

每闻父亲唉叹声,

便是疲惫欲病时。

母亲煮面加个蛋,

旋见父亲喜滋滋。

/

父亲爱酒但量浅,

可叹常常无酒钱;

父亲天天也抽烟,

旱烟没了吸葛藤。

父亲也爱吃大肉,

过节只能吃一点。

/

67年空基夯泥建瓦房,

77年老屋拆除得新建。

兄弟五个开心分了家,∴4

才见父亲脸上有笑颜。

可是父亲笑不久,

又为四哥和我婚姻事犯愁。

/

(七)

父亲把党当娘亲,

常说毛是大救星。

雨雪天里学语录,

夜躺床上背纲领。

別看父亲寡言笑,

上台发言若河倾。

/

父亲行事有秉性,

当说必说不顾亲。

表哥时为大队长,

曾拿集体大桶板。

虽然退还心怀恨,

表嫂至今说古板!

/

父亲忌闹爱清静,

从来不去走远亲。

杖朝帮我种柑桔,

住城大哥邀不听。

母逝父被轮流养,

大哥再请还不行。

/

父亲最听党的话,

党叫干啥便干啥。

逆来顺受穿西装,

颈围领带别胸花。

两次参加市开会,

也不看看大哥家。

/

父亲着装喜宽身,

只要清洁不求新。

老来身板犹挺直,

党员彩照更显俊。

鹿颈胸前红领带,

国字脸上笑盈盈。

/

父亲耄耋戒了烟,

无人对饮酒不沾;

母亲走后自洗衣,

碗筷自用放一边;

常怕子媳嫌他脏,

也怕得病染儿孙。

(八)

年年岁岁忆父亲,

忆至深处泪涕淋。

今年清明更相忆,

父逝整整二十春。

拙诗一首寄哀思,

烧并香烟上青冥……

/

拙诗一首献父亲,

告知父亲放宽心。

04年再搞圆田化,

所有菜墩已推平;

高坂已成大田畈,

井字大路水泥硬。

/

同年种粮有直补,

自产自销都随心;

06年不再交田税,

包于大户收租金;

耕种多用机械化,

你听电机似雷鸣……

/

再告父亲放宽心,

家乡水秀山又青;

村村旧貌换新颜,

家家高楼敞又明。

俺家房子又拆建,

已是村中最美景。

/

再告父亲放宽心,

祖国前程如彩锦。

孙女如今在杭州,

已是公司一白领。

孙子也是在杭州,

网店售衣有高薪。

/

而我在家管山林,

不要再为我担心。

生活富足有余钱,

下次捎你去北京。

了你平生最大愿,

纪念堂里见救星。

2017/4/4日于江山管家

∴1在供销社为大社买肥料,把多拿出来的钱放回左口袋,而从右口袋掏出八分钱,又放回一分,对店员说买半斤盐,店员说:“你都有钱,干吗只买半斤?” 父亲不好意思地说:“那是集体的钱,不能动用!” 时年0.14元/斤

∴2(红毛鲠,一种稀有野生鱼,鱼须、鳍背皆鲜红。据说是当年14岁的大哥捕获,70多厘米长。有6,7斤重)

∴3在那个斗私批修,割资本主义尾巴的的年代,父亲身为书记,却认死理人是要吃的。

一有空闲,就垦荒墩、滩地,播种杂粮蔬菜;一年四季,不管霜风细雨,从未息肩;每次调动自留地,我家虽有十三、四口人,(大哥已分出)但都有划出一部份。

∴4第一座房子建好后,大哥就分出去了。老屋拆建是二哥、三哥、四哥和本人一起建的。当然,我是七五年高中结业,回家务农的白脸书生,几乎没出过力。都是三个哥哥和父母亲辛勤盖的,终生感恩我的至亲!

三角:清明倍思父母親
最新文章
王乙珈:诸生难解凭高意 客子犹存立雪心

王乙珈:诸生难解凭高意 客子犹存立

王乙珈是一位90后的近现代诗词人,不管是在诗词的写法上面还是内容上面,都感觉是老手了,这位女诗人写的诗词也十 ...

箐箐学习网 Copyright@ 2016-2019 www.gongqing.cn
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,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跟我们联系。联系邮箱:
网站备案号 : 粤ICP备17024501号-2 鄂公网安备 888888-000000号

关注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