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美文阅读 > 爱情名言

爱情散文推荐:《昭然的情人》

时间:2017-09-27

说到情人关系有时候一个褒义词,有时候是一个贬义词,当然了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中性词,在亲情里面这是甜蜜,在友情里面这是美丽,但是如果这个东西真的放在男女之间就可能有点情况啦,今天小编也为大家带来一篇关于爱情的散文,也是关于情人的!有感兴趣的网友不要错过!

爱情散文推荐:《昭然的情人》

引子:

昭然说自己喜欢风,喜欢冷到发抖的深刻。尽管他暂住的土房子摇摇欲坠,四处漏风,他却喜欢在这儿抽着烟,看一缕缕烟气慢慢升腾至空中。

每次想起亭,他总会联想莲池一支荷叶,撑着绿伞使得一旁含苞待放的莲花更加亭亭玉立。可亭去了哪儿,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。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,只听得一声清脆的汽笛,整个村庄的狗都狂吠起来。昭然没有出去,他紧紧捂住了被子,却还感觉一丝丝寒风从四面八方冲向他的身体,如千万把钢刀令自己无所循形。

“昭然,你和亭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难得有人来询问来自异地的昭然。昭然感觉自己好久没有说过什么,甚至连语言的功能也失去了。“呃,亭?她是谁?”昭然脑子里一片空白,就连眼前这人也变得陌生起来。“唉,你魔症了啊。”山伯摇头叹息而去。

很少有人知道昭然来自何方,有人说是亭小时候失散的哥哥,也有人说是亭从网上结识的朋友,还有人异想天开的说昭然是从过去的一个时代穿越过来的。也不怪人乱想,昭然似乎一夜之间出现在了这个小山村,还住在了亭故去大伯的破房子里;他还总是一套整洁的蓝色衣服,简短而古怪的语言,像极了古典小说中的冷酷男主。所以在开始时,村人对他都抱有一种好奇之情。

“亭,让他走吧,爹求你了。”一脸花白胡须的周老头对女儿无奈说道。

“我能管得住他?他和我什么关系啊。”亭一脸莫名其妙。

“可,他怎么去了你大伯的老屋,还有人听到他念叨你的名字。”母亲小心翼翼地说,女儿大了不中留啊,这出门才打工二年就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“大伯那土屋子早就没有门锁,谁来都能住,怎么就扯上我了?”亭似乎有些恼怒。

母亲看了老头子一眼,使个眼色让他退下去,还小声嘀咕道:“你还不知道你这丫头,属鸭子的,嘴硬。”

(二)

看二老走向门外,亭重重叹了一口气,总这样也不是法子啊。昭然为自己而来,她心知肚明,自己为避免是非,已经远离那个公司,他怎么还这样。真是有病!想到这儿,亭一阵胸闷。是的,他有病,自小父亲车祸身亡,母亲又体弱多病的昭然吃了太多苦,还落下了口吃的毛病。也因此让身为同事的亭生了同情之心,帮助他突破同事们嘲笑的重围,顺便让昭然收获了久违的自信。

当昭然顺利提升为车间主管的时候,所有的同事眼睛都盯向了亭,大伙都知道,现在站在他们面前这玉树临风的小伙子,因为爱情的滋润不再口吃,还以自己的聪明能干将收获大好的前途。亭脸色羞红的看向昭然,在那个月色迷人的夜晚,昭然已经吞吞吐吐向自己表白了心意,可怕伤到这可怜的小伙子,自己并没有任何回应。她知道自己的父母肯定不会接受这个出身贫寒的男子,哪怕他再努力,也只有一个重病的母亲,更没有兄弟姐妹,没有任何根基,凭什么得到门户观念根深蒂固父母许可。

当昭然在单位春风得意的时候,亭也在悄然远离。她认定了自己只是同情,而从没任何爱意。可这却激发了昭然男子汉的求胜心,甚至认为是亭对自己的考验。昭然的衣服越来越整洁,工作越来越吃力,终于得到了年终最高奖——一万元现金加车间主任的称号。亭并不知道,这一切都是山雨欲来的征兆。

“亭,我们一起,好吗?”满面红光的昭然走下领奖台,走向自己的刹那,亭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他怎么能这么大胆,当着全体同事和领导的面,向自己表白?就一点也不顾忌自己的感受吗?

亭的泪流了下来,在大家眼里那是感动的泪水。任昭然牵着自己的手走上台,向大家炫耀满心的欢喜。亭想说什么,却不忍说出口,她知道,自己在这个公司已经走到了尽头。离开的时候,她没和任何人告别,包括昭然也是在她留下的信中才得知自己伤到了这倔强的姑娘。

(三)

斯人已去,又当如何,昭然沉默了。“孩子,跟你叔去打工吧,到外面看能不能遇上个女孩儿,咱这条件也别想太高,能娶上媳妇就不错了。”母亲的话又一次触到昭然最深的心底。难道就如此让亭离开自己吗?昭然知道,凭自己现在的情况,找个媳妇应该不是难事,可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亭,而这不也正是亭给予自己的新生吗?

“不,我绝不放弃!”昭然明明听到自己的心在大喊。他不懂什么爱情,只是知道认定的事要做下去,要坚持到底。于是,在亭离开的第二天,他也启程出发追求自己的幸福。母亲虽然也盼望回家,可也由邻居照顾多年,他也早寄了钱回去,希望带着亭回家让母亲开心。见到亭的那一刻,他控制住了向亭跪下赔罪的冲动,可依然止不住泪流满面倾诉衷肠,求亭原谅。他不敢再不经亭的允许走进她的家门,却无论如何也不想离开这个偏僻的小村。看他一脸憔悴,在寒风中瑟瑟发抖,亭鬼使神差地向他指了一个方向。

大伯的老屋成了昭然暂时的栖身之所,一股股寒风袭来,让昭然意识到自己还有血肉,还有满腔的鲜血要为亭而流。他不敢再打扰亭的宁静,只愿守候着每天偶尔在窗口路过的一个身影。昭然相信自己,有能力带给亭幸福,有能力赢得让亭的父母接受的一切。

(四)

父母的唠叨,村里人的闲言碎语,让亭不时拷问自己的心灵,到底是爱情还是同情?为何不任他离去,还给他栖身之处。让父母决定这一切吧,亭居然以为这是最好的办法,可以逃避自己的内心,让父母选择自己的人生。

昭然来的时候,提着专门跑出去买来的贵重礼品,打车的时候还特意挑选了最豪华的一辆。他要给亭挣足面子,让亭的父母明白,孤身一人是自己的困境也是磨炼能力的佳境。周老头对这小伙子也没啥不满,就是感觉说话有点慢,似乎口吃。可老婆子的话让老头犯了嘀咕。

“要说这昭然人倒不错,可没家没业的让咱亭嫁去哪儿?”母亲的心思都这样细腻。

“听亭说,这孩子倒也有点能力,还得了一万元奖金,提升为车间主任呢。”老头倒是喜欢有能力有担当的男人。

“哎,可眼前他有家吗,万一他明年就赚不到钱呢?咱小亭也不能就指着空话过日子吧。”

三言二语之间,二老拿定了主意。“昭然啊,你俩的事我们也不懂,你们都还小,也不着急,过两年再说吧。”

亭对父母这含糊的回答十分不满意,这昭然到底是走还是留呢?

(五)

昭然走了,虽然现在亭是他最深的牵挂,但他不想让村人对亭说三道四,不想让亭的父母认为自己是个没出息的男人,更不想自己重病缠身的母亲有一个不知赚钱只知情爱的儿子。

春节值班倒是给双倍的工资,如果不是亭的原因,他也不会贸然离开。更何况亭也给了他电话号码,答应了电话联系,就努力工作赚钱,给亭和她的父母一个安心吧。可他没想到与亭能这么快见面,还是在自己工作的地方。

“你说亲生父母找到你了?”昭然面对一身名牌的亭,紧张地不知所措。

“嗯!他们答应我现在住爹娘那儿,可。。。”亭不好意思说下去了,因为那亲生父母是打定主意让自己嫁到自己身边。想想昭然也是无家可归,如果二人都在亲生父母这儿安家,时常回养父母那儿看看,也还不错。

亭这段时间做梦一般,虽然从小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,可哪儿想到亲生父母是因为超生想要男孩儿,看这第二胎又是女儿,才把自己交给当保姆的养母。不是父母不要她,是一直不能生育的养父母看这女孩儿可爱,万般恳求让自己带走,并答应他们如果时机成熟,再还回来。

这对可怜的山村夫妇知道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紧,他们吃公家饭的人如果得知超生可是要罚掉饭碗。就考虑当对方生了儿子,这女儿也不会再要回来了,尤其过了这么多年也没再联系,也认定了小亭永远属于自己。可哪曾想为了生儿子,亭的亲生父母还是被罚掉了公职,并下海经商取得成功,稳定下来才去寻找女儿,还拿出十万元养育费,承诺小亭永远做他们的女儿,希望小亭回到上海。

(六)

这么复杂的故事,昭然并没有全部听明白,但他记住了一点,亭的亲生父母在上海,是十分有钱的富豪之家。看自己虽然一身的西装,价格肯定比不上亭身上衣服的一个零头,他的心沉了下来,低声说道:“你爹娘还好吗,咱们回去看看他们吧。”说着便去牵亭的手。

亭吓得猛然躲开,除了那次不知所措被昭然牵手,还从没有过这种亲密。她旋即一脸通红地说:“嗯。我来了有十天了,也应该回去看看他们了,不然以为我不要他们了呢。”想起父母,亭满心的欢喜,亲生父母对自己失而复得的珍爱,不勉强自己离开养父母包容,都让她心中充满了感恩。可看着昭然一脸的沉闷,她心中又涌起一种复杂的感觉,自己对这男子是爱情吗?如果是,自己为何拒绝他的手,如果不是,又为何有了事情就想与他分享?

二人各怀心思再次踏上回家的路,为此昭然还被领导好一顿批评,刚刚回来值班才几天,又要找人顶替,虽然昭然自己找好了同事,可这也太反复无常了,不像以往认真负责的作风。

这次回家亭可谓是荣光满面,她的亲生父母也陪在身边,虽然不信小亭说的好朋友关系,却看小亭与其不冷不热的交流,明白这男子在追求自己的女儿。他们还带上了一个朋友的儿子,一位刚刚失恋的富二代,说是带他出去散散心。

一路上昭然的心一直安静而沉稳,他明白小亭和那富二代的交流只是劝慰失恋的他,也相信自己能跟着回家就代表了一种认可,可他无法忍受小亭不冷不热的态度,更与那富二代愈加密切的交流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昭然终于爆发的时候,已经回到亭的养父母家,那富二代正想牵起亭的手,虽然亭有意躲开,还朝昭然投来求助的目光,昭然也禁不住怒道:“你有没有感觉对他的热情过份了呢?”他完全没有考虑到身边有众人在场。

亭哭着跑了出去,昭然虽然也马上去追,却没有追上。甚至再次返回时听到亭家里有欢声笑语。他的泪禁不住流了下来,回到最初栖身的大伯家旧屋。冷风从四面八方袭来,让昭然意识慢慢清醒。

(七)

他抱出手机,拨打亭的电话,多次拒接后,终于听到熟悉的声音:“说吧。”

“是我一时冲动,做错了,原谅我好吗?”昭然猛的抽一口烟,阻住将要流下的泪水。

“我们没有说话的必要,你请他原谅你就好了,我无所谓。”亭语气冷静的说。

“你知道我的,这一路走来,多亏你的帮助,没有你,我不知道如何走下去。”昭然知道自己的心已经碎了,可也想做最后的挣扎。

“没事,我就先挂了,你没事时就考虑一下自己做了什么吧。”亭的声音是如此冷,一直凉透了昭然的心。

亭终究不属于自己,她对自己也许只是同情吧。在社会打拼多年的昭然明白,生存不易,自己再如何打拼,也达不上亭父母以及那富二代的高度。何况家里还有重病在身的母亲,自己又怎能为这不安定的情感再度沦陷?

昭然更明白,失恋求安慰是多少富二代泡妞的高招,而如亭这般单纯善良的女孩子,刚入豪门,又怎能不向往王子公主的爱情呢?所谓的爱情,不只是单方面的相思,亭本无心,自己何必强求。若她有心,又怎能对自己的伤心无视。当自己的现实走到她面前,刚入天堂的她,又能否承受从天堂掉入凡间的苦楚?

当全村的狗狂吠的时候,昭然清楚听到几声汽笛,是亭父母和那富二代的车声。一阵寒意袭来,昭然紧紧裹住被子,他不敢出门,只怕亭看到自己会再度发疯。他隐约懂得,自己已经在亭心中有了哪怕只有一丝地位。正因此,自己的语言才对亭造成如此伤害,难道亭就此离开了?

当外面慢慢平静下来,昭然迎着寒风走出屋门,看到亭的养父母正在风中望着远方,昭然知道,亭走了,今生也许再也无缘相见。

尾声:

昭然的声音一直低沉有力,似乎从没有经历过真爱的撕心裂肺。他苦涩地笑语从网络一端传来,让我的心也阵阵颤抖。

“也许是我自卑,没有信心得到金钱和地位;也许是我自信,看透了这世间一切。如果当时她接我一个电话,回我一个短信,我也不会完全放手。”

“既然错了,就接受上天的惩罚,淡然随缘吧。感谢她带我走过那段路,也让我尝到了爱情的甜与苦,愿她一切都好。”‘

昭然一直说自己喜欢风,喜欢寒风吹进四肢的刺痛,因为这样才能提醒自己真实的活着,不再做虚无飘渺的梦。

网站模版

最新文章

箐箐学习网 Copyright@ 2016-2019 www.gongqing.cn
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,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跟我们联系。联系邮箱:
网站备案号 : 粤ICP备17024501号-2 鄂公网安备 888888-000000号

关注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