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美文阅读 > 古风句子

侠气猫:《浮生楼》

时间:2017-09-21

对于很多喜欢古风的网友来说,我们喜欢的东西不仅仅是古风那种意境,也更多的时候是喜欢古风的那种的情怀,比如江湖,诗词,酒还有美人,今天小编也为大家带来一篇关于古风的文章,感兴趣的你一定别错过了,欢迎品鉴!

侠气猫:《浮生楼》

【前幕】

夏末,轰隆隆的雷雨毫不喘息的下了两天,将京都平日里的炎热尽数浇灭。只是京都街头的热闹亦被浇得没了生气,所有人都躲在家里懒得出门。一听楼里连戏台都省得开了,只有那说道功夫不太好的说戏人在那台上断断续续的讲着,纯作练技。

丹羽也被雨水困住了脚步,没精打采地趴在房间的窗边,看着院子里被雨水砸的焉焉然的桃树。雨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叶子上,而后成股成股的落在地上。那低洼处早已积成了一汪小水坑,砸开的涟漪一层未散又落一层。

潋水对于这样的雨天总会出奇的欢喜,大约是身为鱼妖的缘故。此时的她正在院子里淋着雨,偶尔还起舞,白皙的玉足踩得积水飞溅。翩跹的红衣在雨声飞舞,也是极为艳丽的一道风景。

厨房的炊烟顽强地在雨中飘着,阿财此时正在倒腾着从隔壁雀娘那里学来的红豆羹。想必也是极为无聊,竟在厨房里呆了两个多时辰。阿旋那小跟班趴在一旁的灶台上,看着里面咕嘟咕嘟翻滚的红豆羹。

“阿财哥哥还要过久?”阿旋用风将溢出的香气裹成一团,然后送入鼻间。

阿财拿着木勺在锅中搅着,一粒粒的红豆早已开花,一锅红豆羹粘稠喷香。

“快了快了,阿旋妹妹帮我将那桌子上的冰糖拿给我!”

趴在灶台前的阿旋轻轻勾一勾手指,一团冰糖被风裹着送到了瓦锅上空。

“阿财哥哥要多上?”

阿财掂量着份量,“先下一大撮。”

“好!”那风团开了个小口,细碎的冰糖落入锅中,不消片刻便被红豆羹吞没。

“行!我尝尝味道!”阿财用勺子舀了一小口,细细地尝了一下,点头道,“不错,就是这个味!”

阿旋欢喜,飞奔着去拿碗筷。阿财将煮好的红豆羹端到饭厅去,招呼着丹羽和潋水两人来尝尝自己的手艺。

潋水听到阿财的呼喊,停下了她优美的舞步。进门时轻轻地喊了一声,“阿旋,去水!”

“好!潋水姐姐!”阿旋听言,招了一只小旋风裹住了潋水。旋风一过,那湿哒哒的衣裙变得干爽无比。

那小旋风转出了门外,在空中消散,洒落了一地的雨水。阿旋自从有了定风印,耍起风来便更加的得心应手。

丹羽舀了一口红豆羹,细细地品尝着。满意道,“嗯!阿财你做的红豆羹都能比上小三宫里的御厨了!”

阿财挠挠头,傻乐,“那是雀娘教得好,听说她是跟宫里那告老还乡的御厨学的。”

丹羽了然,“难怪那么好吃!”

一众人正吃得欢乐,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。

侠气猫:《浮生楼》

【第一折】

阿财皱眉,“怎么每次吃东西的时候都赶上有人来?”说着便放下碗筷撑伞出去开门。

雨水依旧很大,阿财那茶白色的袍角片刻便湿了一截。阿财边开门边道,“客人你好,可有什么需要?”

只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像是什么撞到了木门,门外却不见半只人影。

阿财疑惑,“青天白日的,见鬼了?”

“喵!”一声猫叫自脚边传来,“你好,麻烦你可以把门开大点,少侠我的剑卡住了!”

阿财低头一看,才发现脚下有只黑猫。一身的毛被雨水淋得贴身无比,背上还挎着一柄古朴的长剑。门缝开得小,猫身进来了长剑却卡在门外,阿财看着他那逗乐的模样。一边笑着一边把门全打开,那黑猫背着剑进门。

看着阿财嘲笑自己,黑猫那满带雨水的前爪一下子印在了阿财的鞋面上,洇湿了一片。

黑猫抬头傲然道,“哼!竟敢嘲笑本大爷!”

阿财止了笑将黑猫领到了饭厅,饭桌下黑猫抖了抖身上的水,贴身的毛登时蓬松了许多。阿旋的小旋风一过,一只夺人眼球的松毛黑猫呈现在众人眼前。

丹羽摇着团扇笑眯眯道,“这位猫少侠,远道而来可有吃过东西?”

黑猫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“确实有点饿了!”

丹羽笑着说,“阿财添多只碗来!”

桌上添了一碗红豆羹,黑猫也不客气,埋头咕咚咕咚地吃了起来。

丹羽支着脑袋看着可爱的黑猫,笑问,“这位猫少侠,你可是要来买什么愿望?”

黑猫点头道,“嗯!少侠我是来修一把剑的,丹楼主能否帮我完成这个愿望?”

“修剑?”丹羽好奇道,“拿来让我瞧瞧!”

黑猫将自己后背上的剑取下,握着剑柄拔出了断剑,然后再将剑鞘内那另外半截断剑倒出来。两只爪子按在剑身上,圆圆的眼睛里泛着愧疚,“少侠我不小心将这剑弄断了,找了好多铸剑师他们都说没法修。”

“咦?”一旁的潋水惊讶道,“不想这剑竟然带有龙血的味道。”

丹羽摇着扇子道,“与你们鱼类不同,这味道像是蛇类所化的角龙,还未成真龙!想不到这位少侠竟然伤过龙……”

再回头看那黑猫时,却见他一脸痴迷的模样看着潋水,口中呢喃,“好美的姐姐啊,为何会如此的吸引少侠我,好想舔一口。”

丹羽一扇子拍在黑猫的脑袋上,“你且死了这条心,这位姐姐可是六百多年的横公鱼,你舔不动的。”

黑猫清醒,“鱼?原来是鱼姐姐!”

丹羽笑着摇头,看来这眼前的黑猫有点跳脱,纤长的玉指顺了顺他的毛,“你且让我看看带了什么酬劳?”

黑猫埋头再自己的肚皮边上找,不一会便掏出了一只虬杂的龙角,紫金的华光惹得天外落了几道响雷。

丹羽惊得连忙施了仙诀,将那外溢龙气压住。惊叹道,“难怪方才剑上的龙味如此浓郁,原来是条半只脚踏进应龙之列的角龙。”黛眸看着眼前的黑猫,眼中多了几分探寻。

黑猫惊讶,“原来少侠我伤了只如此厉害的家伙?”倏而又拍着胸口庆幸,不想自己竟如此幸运,竟然能在龙爪中逃生。

将龙角推到丹羽面前,询问道,“这是少侠我给的酬劳,不知道你能否帮少侠我修好这把剑?”

丹羽看着龙角,这应当是自己数百年来收到过的最珍贵的酬劳。

“这龙角,可比你这把残剑要珍贵多了,你当真愿意用作酬劳?”

黑猫抱着两只爪子不屑道,“要不是那条臭龙,少侠我也不至于变成这样子,好不容易修成的人形,如今又变成猫。更可恨的是,连主人的剑也弄断了。谁稀罕着破角!”

丹羽看着他一副傲然的模样失笑道,“既然你如此不惜这龙角,那我就将它收下了。入夜后你随我去一个地方,为你修剑!”

黑猫的眼睛亮了起来,“当真?当真能修好?”

丹羽摇着扇子作高深道,“自当完好如初!”

入夜,福地内,凤麟洲前。一贯无际的海水挡住了眼前的去路,湛蓝的海水沉寂且毫无生气。这是包围在凤麟洲外的弱水,鸿毛不浮、仙人难越。

黑猫从自己身上拔了一根毫毛吹到弱水河面上,顷刻沉没。见此,黑猫吓得后退了几步,惊恐道,“太可怕了!少侠我要是掉下去了岂不是命都没了?”

丹羽点了点头,“弱水河无人知其深几许,掉下去了捞都捞不起来!”

黑猫苦恼,“竟然这样我们怎么去那凤麟洲?”

丹羽看了一眼远处,摇着扇子道,“再等等,我已经寻人替我们送桥来。”

话语刚落,便有一只银白色的九尾狐叼着一卷竹简自远处而来。落在丹羽面前时便化作了一袭淡色青衣的俊俏公子,一手执着竹简,一手的折扇摇得风生水起。

九霄将竹简递给丹羽,苦笑道,“难得见你寻我帮忙,不料竟是个如此艰难的差事。幸得你是福地之主,不然我家老头还不愿借。”

丹羽接过竹简,笑道,“日后自会亲自拜谢族长。”

转身将竹简朝弱水河一展,那竹简便化作一道长桥横贯在弱水河上方。此乃九尾狐族至宝,通天桥。

【第二折】

黑猫满脸惊叹地看着桥下的弱水河面,长长的竹简一直延伸到无尽的对岸。茫然的边际隐在了重重的迷雾中,周遭的一切都静悄悄的。

丹羽三人走在通天桥上,九霄手中的扇子死劲扑腾着,挤眉弄眼笑颜如花,丹羽却不曾正眼瞧过一次。

良久,黑猫感叹道,“从前少侠我与主人一起行走江湖的时候,也有过这般沉默的时候。只闻风声和哒哒马蹄声。”

九霄自觉无趣便接着黑猫的话道,“不知你主人是谁?”

黑猫沉吟,“就是那个百年前叱咤武林,蝉联盟主五十年,至死都无败绩的独孤令。”

九霄扑着扇子道,“独孤令?想想他年轻时我似乎还与他一同饮过酒!”

黑猫惊喜,“你与主人相识?”

九霄笑道,“不过是浅交酒友罢了!”

一旁的丹羽突然恍悟,“独孤令?这人物,我家说戏先生常讲起他的故事啊!”想起黄明说的戏,丹羽至今仍意犹未尽。

黑猫满脸的自豪,抬起下巴傲气道,“我家主人可是个能作千古流传的名人。”

“长路漫漫,猫少侠你不妨讲讲你与独孤前辈的事,聊以解闷如何?”丹羽作一副好奇崇拜的模样,惹得黑猫满心欢喜。

“我与主人相遇,那是在一个没有月亮和星星的夜晚……”

那是南方海边的一个小镇,那夜的雨下得如京都这两日的雨一般滂沱。月亮和星星都悉数隐没,还刮着飓风。恶劣的天气下,小镇的人们早已关紧门户在一片雨砸风吹中入眠。

在一条破烂的小巷里,一只弱小的黑猫正对上一条凶恶的狼犬。孱弱的四肢早已发颤,小黑猫却仍旧龇牙低吼。

此时小黑猫身上早已落了数道伤口,毛也掉落了许多。面前的狼犬依旧虎视眈眈地看着他,只等待一个机会将他撕得粉碎。

披着蓑衣戴着竹帽的独孤令碰巧从那巷子边路过,多年的江湖经验让他捕捉到了巷子里那深刻的杀意,以及淹没在风雨声里的低吼声。

他下意识的走进了巷子中,却看到了一只黑猫正和一条狼犬在厮杀。一道炸雷落下,满是伤痕的黑猫被狼犬狠压在爪子下,挣扎着伤口溢出了无数的血液。

独孤令看着那顽强的黑猫竟生出了敬意,明知不敌对手却仍旧不放弃。比江湖中某些人物要好多了,于是轻启长剑。雨夜里传来了狼犬的悲鸣声,倏而又被那风雨声淹没。

小黑猫在失去知觉的前一刻听到了一句叹惜,“伤成这样,也不知道能不能救活。”

小黑猫是被一阵阵扑鼻的鱼香熏醒的,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被哪个好心人捡了回来。脑袋上、爪子上、肚皮上全都绑着干净整洁的绷带。一只小黑猫早已被包成了一只白布粽子,伤口每动一下都疼得要命。

想起自己雨夜里和那只犬妖斗法,到后面险些丢了性命,现在自己还能好好地躺在一只窝里,黑猫竟有些想哭的冲动。

鱼香味渐近,一位七十多岁的健朗老头推门而进,看着篮子里的黑猫醒了过来,欣喜道,“想不到你这小家伙还挺顽强的,才过半日你便醒过来了!”

此时的黑猫早已通晓人语,许是由于救命之恩的缘故,他看着独孤令竟生出了亲近之意。往日里对人的剑拔弩张换了个温顺乖巧的模样,任由独孤令将他从篮子里抱起来。

独孤令一手抱着黑猫,一手端着鱼汤道,“来,你刚醒鱼汤也做得刚刚好,吃些吧!”

黑猫闻出了那是鲫鱼的味道,汤温暖鲜美,好似自己这两百多年来飘荡不安的心有了落处。低头舔着鱼汤,舔着舔着竟嘤嘤地哭了起来,忽而崩溃道,“老子以为昨晚就要丧生在那条恶犬的爪下了!”

只是这一切在独孤令的眼里不过是一只粽子猫的无端嚎叫罢了,见他叫得悲切,担心道,“怎么?小家伙烫到了?”

见手中的黑猫渐渐安静下来,乖巧地喝着鱼汤,独孤令也便放心下来。

之后小黑猫便跟在了独孤令的身边,随他一起行走江湖。时值独孤令退隐江湖不久,江湖上关于他的传闻依旧连绵不绝。小黑猫也知晓了这救下自己的老头,竟是个武功高强的江湖人物。

每每遇到一些打家劫舍的盗匪小事,或遇上那拦路索财的山莽恶事,独孤令总会出手相助。而蹲在在他肩膀上的小黑猫也会在一旁助力,只是独孤令的剑早已不曾出鞘了。

小黑猫对于独孤令的侠肝义胆无比的敬佩,时常会拿着小树枝偷偷地练习独孤令的招式。想着有一天能成为与独孤令一般的侠客,仗剑走天涯。

“哟!小家伙,想不到你灵性不错啊!”独孤令无意间发现了小黑猫偷偷练习的秘密。

他倒也不怀疑自己捡来的小黑猫为何行为举止偏向于人类,只晓得自己找到了一个能传授武艺的对象。之后的冬雪夏雨,总能看到未名小山里,隐居的独孤博在与小黑猫练剑的身影。偶尔还相互对招,看着总是输给自己而无比郁卒的小黑猫,独孤令苍老的脸上总能洋溢出笑容。

“一个人手中的剑就是他的武道,为人越是正直、侠气傲然,那么他的剑便会无往不利。”这是独孤令教给小黑猫的。山中的岁月易度,相遇时便已垂暮老矣,离别时便是生命枯槁。

独孤令手中的那柄长剑,最终落在了小黑猫的手中。此后的百年里,他以正直侠气仗剑江湖。

【第三折】

黑猫暗暗的抹了一把眼泪,对着眼前漫无边际的弱水河感叹道,“不知不觉主人已经离开了那么久,少侠我突然有些感慨。”

不料自己不久前误闯角龙领地,虽然削了龙角保了命,却将主人临终前唯一托付给自己的长剑给弄断了。思及,又是一番悲从中来,连绵不绝。

“不曾想当年叱咤江湖的独孤前辈,晚年竟是与你这只猫厮混在一起。”丹羽摇着团扇感叹道。

“独孤令那家伙,难道是终身未娶?想当年也是个风流倜傥的人物啊!”九霄扑着折扇疑惑道。

周遭的云雾开始聚拢,眼前的景色一丈难视。再走上半时辰,远处竟传来了一阵阵的凤啼麟吼声。桥下平静的弱水河面竟起了阵阵的微波,倏而阵阵仙风灵气拂面而来。

丹羽愉悦道,“走了那么久,终于要到这凤麟洲了!”

两人一猫又走了小半个时辰,云雾退散,绿林银瀑的凤麟洲现了出来。群山崖立,偶有华光仙泽笼罩其间,正是个灵瑞祥和的宝地。

还未到岸,远远的便瞧见了通天桥头前立了一群人,身后还跟着一大堆凤凰和麒麟,各各两立,界线分明。

待丹羽一行上岸,凤麟洲的众凤凰麒麟均纷纷恭拜,齐声道,“恭迎上主!”

丹羽抚额,无奈展颜笑道,“不必客气,起来吧!”说着便伸手将两位领主扶起来,眼中尽是无可奈何,“你们这些人啊,活得岁数久了也不懂的变通,最怕便是遇到你们这般上年纪的。”

为首的凤凰恭敬道,“天地自有规则方能存立,上主又怎能荒废了这礼仪。”

一旁的麒麟亦符合道,“凤凰说得甚是,上主千年不曾来我们凤麟洲一趟,若这礼仪还不足到,岂不是乱了规矩?”

丹羽拿眼前这两位领主没办法,也只能默默的受着,脸上竟有些无所适从。

身后的九霄看着丹羽如此模样,有些想笑。向前一步,落落大方、极为庄重地朝两位老者一拜,“九尾狐孙子辈九霄,见过二位领主!”

看着九霄的礼数周到,两位领主乐得笑开了花,直夸九霄是个注重礼仪的端庄公子,九尾狐族家教森严云云。

丹羽的心里有些不太舒爽,合着自己上千年才来一遍竟被两位下属训了个话,九霄那小子竟讨了个巧得了个便宜。

一番寒暄过后,丹羽才说明此番前来的缘故。福地内的连金泥能续断弦、接残剑,只是其主要的原料是凤麟洲上的凤喙及麒麟角。生者无法断取,而死者的躯体能保千年不朽,要取凤喙麟角便只能入葬谷一趟了。

凤凰有些担忧道,“以上主如今的仙力,进葬谷恐怕……”一旁的麒麟也极为担忧,脑袋不停地点着附和。

丹羽将一旁的九霄拉到身边,宽慰道,“我现今虽是仙力浅薄了些,可九霄是九尾狐族最为出色的一子,有他在定能护我周全。”说着还将黑猫抱了起来,“还有这位猫少侠,乃是天上地下头一只削下龙角之猫,那龙还是恶龙!”

两位领主看着丹羽的两位帮手,九霄是二人一致认同的,至于丹羽手中的黑猫。小小的身材背着一柄长枪,似乎……

看着两人投来怀疑的目光,黑猫适时的龇出了自己的尖牙,四只脚张出了锃亮的尖爪,还露出了自己苦斗恶龙时在肚皮上留下的壮烈伤疤。

两位领主满意地收回了打量的目光,眼前的黑猫看上去也极为靠谱。

继而凤凰点头道,“上主带来两位好帮手,我们也就放心了,只是……”凤凰面露愧色,“只是这葬谷还需等一日方能开启进谷,因时值凤麟两族易居大典,待我们两族互换了领地,方才能为上主开启葬谷。还请上主见谅!”

见两人松了口,丹羽一颗心也落了下来,笑道,“无妨无妨,那我们便在这住上一日,待你们易居大典了结,我们再入谷。”

接着,两位领主又就丹羽一行人该住在哪里而争执起来,双方互不相让。丹羽扶额,带着九霄和黑猫去了一处仙泽笼罩的山谷过夜。

黑猫捉得一手好野鸡,九霄又烤得一手好野鸡,这两人一兽的夜晚亦不用挨饿。丹羽在一旁树下看着黑猫从密林里捉来一只肥嫩的野鸡,再利索地将其宰干净。经过九霄的妙手一烤,色泽金黄诱人。

夜里九霄化作原型,巨大的九尾狐裹着丹羽入睡。趴在一旁熟睡的黑猫半夜竟嘤嘤的哭了起来,口中还不住地呢喃着他的主人,泪水沾湿了脸上的松毛。

翌日,丹羽他们被一阵阵隆重的凤啼麟吼吵醒,抻着懒腰爬了起来。

山林中的树叶被声音震得微颤,连林中鸟也被惊得飞离了山林。

“看来是易居大典开始了,我们找处好地方好好观赏观赏!”丹羽摇着扇子,手中捏了一个仙诀朝不远处的高峰而去。

黑猫趴在丹羽的肩头,见没了九霄的身影便问道,“那只狐狸哥哥呢?”

丹羽御着风,“他有些事情要办,过阵子就回来了!”

挑了一处平整的岩石落脚,丹羽眺望着远处的一红一紫金的两方上古异兽。洲上的凤麟两族向来和平共处,处久了便会无聊;每日每夜看的都是一样的景色,久了便会发腻。故两位领主便琢磨出这么个法子,隔个千把年便互换下领地,改变下景色。

于是便有了这磅礴的凤麟易居兽潮,所有的凤凰麒麟都拖妻带子地往自己的新领地而去,好夺得个千年安生的好住处。一时间凤羽麟甲掉得到处都是,天上地下尘土飞扬好不热闹。

侠气猫:《浮生楼》

【第四折】

那壮观的凤麟易居大潮一直到日头渐落方才停息,数万只的凤凰麒麟也纷纷寻得了自己心仪抑或不太心仪的住处。

兽潮落定九霄也乘着余晖回来,只是往日那潇洒不苟的长发有些凌乱,衣袍也有些污脏。

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锦袋抛到丹羽手中,“喏!你要的东西!”

丹羽看着九霄一副狼狈的模样,黛眸笑成了两道新月,“辛苦啦!”

瞧着时辰差不多,丹羽一行便去找两位领主开了葬谷,好进去寻了凤喙麟角作连金泥。

葬谷在凤麟洲的中心,那是一处天然的深坑山谷,几人御风疾行了半夜才到谷口。两位领主,合力将谷口打开,登时一阵嘶吼的阴风席卷而来,久久不绝。

两位领主朝丹羽行了个礼,嘱咐道,“葬谷乃凤麟洲万恶之地,还请上主多加小心!我俩在谷口守候,上主取得凤喙麟角后速速出来!”

丹羽道过谢后便朝谷中走去,越往里便愈加昏沉,好似恶鬼地狱。黑猫心里害怕,却依旧挺着胸跟在丹羽身后。

“丹楼主,少侠我不懂,为何这里会是这般模样?”黑猫看着周围的景色有些戚戚然。

丹羽凝眉道,“凤凰和麒麟是天地间的祥瑞之兽,可这世间本就无绝对纯良的事物。他们生前是祥瑞之兆,死后便是万恶临世。地狱恶鬼道一般不敢收他们的灵魂,所以这里可以算是凤麟们的地狱。”

凤麟死后的灵魂都必须拘禁在葬谷内,待时过境迁,灵魂所带的邪恶戾气消散方可再世。这里的任何一只灵魂逃逸都将引起天下大乱,遂凤麟洲四处弱水环绕与世隔绝。

黑猫了然,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壮胆,“有少侠我在,就不怕他什么恶鬼恶魂。”

周遭的光线变得愈加的昏暗,黑猫也落在了丹羽的肩上慎防走丢外加保护丹羽,一深一浅的脚步声在这邪风呼啸的山谷里显得异常突兀。

九霄不觉间牵紧了丹羽的手,往日里的嬉戏打闹收了起来,换上了一副沉着冷静的模样。丹羽亦任由他牵着走,脚步迈得异常小心。

“这里的风比别处的猛烈,应当有陨落的凤麟在此,你且当心那恶灵。”身为九尾狐的九霄向来灵敏,一双兽瞳夜能视物。

九霄看见不远处有拢起的异物,惊喜道,“丹羽!在左前方,是凤凰,我们快去!”说着便牵着丹羽的手朝那凤凰躯体而去。

只是仍未到那躯体边上,便被一声狠戾的凤啼拦住了去路,尖锐的凤爪带着罡风迎面而来。九霄推开了丹羽,只身迎上了那恶灵。

“我来挡住它,你快去取凤喙!”手中的折扇化作一杆银枪,划着弧度将迎来的凤爪之力卸掉。

凝神稳步,九霄手中的长枪以一作十、以十幻百、以百化千,一阵凌厉的枪雨悉数朝那凤凰恶灵而去。

丹羽摸到了凤凰的嘴喙,手中的团扇化作长剑朝那凤喙而去。“叮”的一声震得虎口发麻,丹羽皱眉,“该死,竟找了一只老凤凰。”

回头对苦战的九霄喊道,“你撑着点,这凤凰岁数大,凤喙有点难取。”

继而又是几道剑光下去, 那凤喙竟然纹丝不动。瞧见一旁严阵以待的黑猫,丹羽灵光一闪,将手中的长剑递给黑猫,“你来,龙角都削过,卸凤喙应当不难。”

黑猫看着形势紧急,眼神一凛,接过丹羽的长剑,拿出了独孤令教的正直侠气。举着剑朝那凤喙上猛地一砍,凤喙应声而落。

丹羽喜出望外,捡起凤喙捞起黑猫便往外跑,“九霄!”

九霄闻声退出了战圈,朝那凤凰恶灵抛了一道灵符,疾奔离去。

葬谷内,九霄化作一只巨大的九尾狐驮着丹羽在谷中游走,周身的瑞气倒驱散了不少恶风。

“怎样?还好不?”丹羽拍了拍九霄的脑袋,眼中有些担忧。

九霄邪魅的声音传来,无比轻松道,“无碍,只是刚才用力过猛,有些收不回劲。”忽而看到不远处有熟悉的黑影,激动道,“坐稳了,我找到麒麟在哪了!”

话语刚落便四脚生风朝那黑影而去,一爪子将那恶灵抵住,躬身将丹羽和黑猫送到麒麟角上。

一看这虬杂的麟角,丹羽皱眉,“怎么今日尽是些岁数大的家伙!”

身后的九尾巨狐与恶灵打得难解难分,身旁的黑猫砍着麟角叮叮作响。眼看着九霄有不敌之状,丹羽施了个仙诀将黑猫护住,“麟角与真龙之角无异,你且继续努力,我去助抵挡恶灵!”

飞身到九霄后背上,双袖间探出两道银绫直直地朝那恶灵虬杂的麟角而去。用力将银绫收紧,“九霄,运足仙力往前跑!”

九霄听言提起仙力朝不远的山头狂奔而去,丹羽手中的银绫紧紧的拖着恶灵。

“停!”随着丹羽的娇喝,前方的山头被抛出去恶灵砸出了一口巨坑。

待两人返回时,黑猫早已将麟角砍下。丹羽再度将黑猫捞起来,九尾狐驮着丹羽朝谷口而去,身后的恶风戾响渐没。

出了葬谷,丹羽向两位领主道过谢后便离开了凤麟洲。九霄力竭化作一只白狐躺在了丹羽的怀中,一路上丹羽直道他不如黑猫。

九霄不服气,争辩道,“我对战的可是两头远古异兽的恶灵,你以为是欺负隔壁山头的狼妖啊!”

丹羽看着炸毛的九霄,笑着替他顺毛。

【尾声】

从凤麟洲取了凤喙麟角,熬了一锅连金泥。丹羽将那金灿灿的连金泥抹在残剑的断口处,在将另一截接上。晾置两日后,那锋利的剑身除多了一道细细的金纹外与先前并无异样。

黑猫看着完好如初的长剑,激动得抱着长剑嚎哭。在丹羽的极力挽留下,黑猫又在浮生楼里住了几日。临走前丹羽赠给黑猫一只包袱,说是给他送别的礼物。

黑猫接过包袱,向丹羽拜谢后便背着长剑往江湖而去。包袱中是丹羽亲手做的凤羽麟甲袍,一穿上那因法力流失而变回原形的黑猫便化作一位翩翩少年。黑猫对此感动得无以复加。

一只三百年的黑猫,竟能以一己之力以凡铁削龙角,还能继而卸了凤喙及麟角。这本身便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,这大概便是他心中的那份豪情所致罢……

侠气猫:《浮生楼》
相关阅读
最新文章

箐箐学习网 Copyright@ 2016-2019 www.gongqing.cn
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,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跟我们联系。联系邮箱:
网站备案号 : 粤ICP备17024501号-2 鄂公网安备 888888-000000号

关注微信